服務熱線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養殖致富經 » 正文

胡軍:養雞從外行到年入3000萬的發財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6-10-11  瀏覽次數:20297

養殖致富經訊:他一個外行來養雞,波折連連。費勁努力,萬只雞終于出欄,帶來的不是驚喜,而是噩夢。煩心事中尋商機,他奇招頻出。他每隔三個月就給土雞搬家,路難走、雞亂跑,亂糟糟的現場卻藏著他的發財小門道。看四川的胡軍如何用三年多的時間,迅速崛起,養雞年銷售額達到3000多萬元呢?


 

他一個外行來養雞,波折連連。費勁努力,萬只雞終于出欄,帶來的不是驚喜,而是噩夢。煩心事中尋商機,他奇招頻出。他每隔三個月就給土雞搬家,路難走、雞亂跑,亂糟糟的現場卻藏著他的發財小門道。看四川的胡軍如何用三年多的時間,迅速崛起,養雞年銷售額達到3000多萬元呢?

胡軍:我們后邊站四個,一邊一個,都往那邊趕。

2016年5月20日一早,胡軍就忙著給他的4000多只雞搬家。很多動物都有領頭的,可雞這種動物卻沒有。在現場這些沒有領頭的雞就像一盤散沙,各自為營,想讓這些雞按照一個方向走,難度不小。

胡軍:前面有糧食帶路的話是最好的,它餓的話,撒一圈糧食,它慢慢啄,慢慢啄,它慢慢地就跟著去了。

胡軍打算把這些雞,從上面的圈移到山坡下200米開外的另外一個圈,距離不算遠但很費勁兒。不過,胡軍仍然堅持每隔三個月,就要給雞遷移到新的放養區,為的就是保護植被,有利于雞的生長。

胡軍:因為有些地方放養場的草的話,讓雞啄得已經沒有了,然后為了讓它還有青草吃,我們就要換到下一個已經(有)青草的地方。還是有草的地方話,雞長出來的肉質,或者放養的空氣質量都要好一些。

趕雞的過程中,胡軍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。這個山坡度很陡,溝溝坎坎到處都是,對于我們人來說,走起來很容易摔跤,對于胡軍的雞來說也是一種考驗。快接近圈的地方有一個坎,坡度更是接近于九十度,走到這個地方,這些雞中有的步伐矯健。

胡軍:這些雞就一往無前地都上去了。

有的笨笨傻傻的。

胡軍:它撞上了,這是一只傻雞。很厲害,能上去。

還有屢試不成功的,找坡度小的地方繞路走了。

胡軍:不行了,你是逃兵。

在胡軍眼里,這些難走的地方恰巧是檢驗雞最好的地方。

胡軍:稍微差一點的,移圈的時候就會反映出來。凡是受欺負的,要跑掉那種雞

給它抓出來,分開飼養,免得到時候其它雞跟它打架,把它打死亡掉。

趕雞,放雞,如今的胡軍樣樣在行,而在三年前的胡軍從事的還是施工建筑承包行業。短短三年多時間,胡軍養雞的年銷售額達到3000多萬。從小規模的試養,到迅速成為成都市農業龍頭企業。胡軍如何快速崛起的呢?

胡軍,今年44歲,最早從木工開始做起,到后來成立了施工建筑承包公司,年銷售額幾千萬元。2009年時,胡軍被農業的一個優勢所吸引,一心想做農業。

胡軍:做建筑有時候三年兩年拿不了錢的時候最多了,最想做的就是現金交易最好,這樣對公司來說比較好規劃一點。

2011年胡軍和三個股東成立了農業公司,胡軍考察了十幾個特色項目,最后告訴股東們想要養雞,股東們對此很疑惑。

樊祖建:養雞沒什么亮點什么的。因為太多了,都在養雞,當時覺得可能沒什么前景。

胡軍為了讓股東們信服,決定先試驗一把。2012年7月,胡軍買回了1500只雞苗試養,六個月后雞出欄了,因為量小,很快就賣光了。胡軍算了筆賬,偷著樂了,1500只雞就賺了2萬元錢。

胡軍:挺容易養的,然后成本又不高,我保守估計(一只雞)賺個十塊,那我養十萬只也有一百萬(元),養個一百萬只就不得了,一千萬(元),那比我做工程強多了。

胡軍用這次試驗,一舉贏得了股東們的支持。2012年12月,胡軍為大規模養雞,尋到了一塊好地方,他流轉了大邑縣民集村的三座山,雄心壯志想大干一場。可是,胡軍眼中的寶地卻為他惹來了麻煩。雞舍動工沒幾天,就有人找上了門。

胡軍:國土(局工作人員)開車來,執法部門來說,這個你絕對不能使用,這個問題馬上給你們下一個停工令,然后你們把這個土地恢復,我一下就懵了。

一旦停工,胡軍十多萬元的投入就白費了。胡軍趕快了解,得知這塊地的用地性質屬于基本農田,不能修建雞舍。剛進農業,就摔了跟頭,胡軍心理很郁悶。

胡軍:我認準一個目標,不管碰得頭破血流,一定要沖上去。可以做備選方案,但是一定不要做回頭的事情,一定要一往無前地往前面沖。

2013年2月,胡軍在大邑縣的夬石村,西嶺雪山附近,流轉了近千畝林地作為放養區,投資了1000多萬元,建起了養殖場,開始養殖改良后的當地土雞。接下來,他卻被一個在建筑行業里的習慣做法,害慘了。

第一批胡軍養殖了上萬只,胡軍和股東們呼朋喚友,主動邀請大伙兒來養殖場玩兒。看到大家玩兒的興奮,胡軍和股東們也很開心。

胡軍:展示一下我自己場地的規模,讓他們來看,幫我們口碑宣傳,我想這是好的。

股東徐勇:他們就說很不錯,很不錯,了不起,了不起。當時我那種自豪感。

親朋好友的到來,讓養殖場熱鬧非凡。可很快問題就出現了。采訪時,胡軍一早進到雞舍里,發現有雞死亡了,他告訴記者,這么大的雞場,一天死幾只雞,并不意外,這是正常現象。可是,當2013年4月,剛養殖沒多久時,他第一次發現死雞幾十只,遠遠超過了正常情況,把他嚇壞了。

胡軍:如果繼續不控制的話,我估計我前期投的錢基本就打水漂了,血本無歸了。不只是賠錢,有可能會傾家蕩產。

一個圈的四千只雞,成本就20多萬元,按照當時的情況,不出一個月胡軍的雞就死光了。胡軍這才發現以前做建筑行業,來人了就帶著參觀講解是常事,但對于養殖行業,帶領親朋好友進入雞場,其實犯了大忌。

胡軍:人群是最大的帶菌體,他們進入的話,他在外面什么地方都可以吃家禽,或者到其它地方去考察,他身上有帶菌體,所以后來我們不讓他們進這個圈舍了。

不準無關人員的進入,這項措施起到了效果,雞的疾病控制住了,死亡率大大降低了。但胡軍還有苦惱,如果想達到90%以上的出欄率,公雞好斗的天性是個阻礙。胡軍根據四川人的飲食習慣,養殖時以公雞為主,公雞聚集在一起,打架是常有的事情。

胡軍:這兩只雞明顯不是一個段位,那只雞要大一些,但是那只雞好斗,你看它的羽毛。一旦這個雞打出血了,其它的雞都會去抓,它見不得血,很快就會把它抓死。

好斗的雞會打架,不同群的雞在一起爭地盤也會打架,甚至有的雞還會打群架。每天因打架而死亡的雞也有不少。胡軍學習專家的養殖經驗,試著給雞帶上了眼罩。

胡軍:(把眼罩)帶在鼻子上,遮住這個眼睛,正好把眼睛擋著,看不見對方的表情,但是它看下面的糧食還是可以吃的,看對方的話,看不見對方,就不容易打架了。

之后,胡軍成功的將雞的出欄率提升到了90%以上。養殖了六個月后,上萬只雞將要出欄了。終于到了要收獲的時候,胡軍心理很期待也很緊張。他盤算著如果順利的話,這一批賺個20多萬元不成問題。

胡軍把自己的雞定價比市場上的土雞一斤貴個兩三元,這些價格既貴,又不被熟悉的雞,并不被批發商們認可。胡軍一次出欄的雞量又大,一時找不到銷售渠道。

胡軍:每一個人你都會給他去解釋,聽完了你這個沒牌子,我不能賣你的,我不是不買,是因為我拿去,經銷商拿去賣的時候,客戶不認可,他又怎么辦。

胡軍心里很委屈,投入了心血養的雞,卻得不到市場的認可。更讓胡軍煎熬的是,這上萬只雞一天不出欄,一天光飼料錢就虧一萬元。那時的胡軍發瘋似的找銷路。

胡軍:那段時間想的最多,每天希望接一個客戶,我要訂多少雞我要訂多少雞,我最想聽到就是這句話,所以,最不想聽到員工說,今天又沒有賣出去,銷售又為零,最怕的就是這種。

胡軍:因為你低價賣了的話,你要把你的品牌樹立起來,以前人家買過,這個雞就是那個挺便宜那個雞,那我們的品牌就砸了,你肯定要保障你的品牌。

為了把雞場支撐下去,胡軍先是賣掉了房子,又從建筑公司的利潤里挪錢,繼續投入養雞。2013年10月,胡軍的第二批紅標雞開始養殖了,這次,胡軍吸取教訓,不但提前跑銷路,還想到了一個營銷的辦法。

而這源于一次胡軍到村民家里吃飯,看到村民用當地的土方法燒制土雞,柴火大鍋,土雞,麻辣味的調料,這些加起來,讓胡軍吃出了小時候的味道。胡軍受到了啟發。2014年5月,胡軍的柴火雞體驗館開業了。這次,胡軍用的是四川人最愛的麻辣口味。

胡軍:我改變不了客戶的需求,我只能改變自己跟隨客戶的需求去走。你這個產品要在那個地方生根發芽,你肯定考慮要在這個地方適應當地的人群。

柴火雞體驗館的生意火了之后,胡軍就邀請批發商來店里品嘗。面對經銷商的不信任,胡軍不但不著急辯解,還歡迎批發商從外面自帶一只自認為口感好的雞到體驗館來,胡軍也準備一只自家養殖的雞,來斗一斗兩種雞的口感。

胡軍:同樣一個廚師做,做出來你品嘗出來哪個雞是你的,哪個雞是我的,哪個雞好哪個雞壞,因為不能分辨,都只能從雞腳,我就把我的雞和他的雞對調了一下,結果他最后吃不出來,他說是我的雞好。

經過對比品嘗后,批發商們心服口服,想要進些胡軍的雞嘗試銷售。可是,因為擔心雞感染疾病,胡軍不允許外人進入雞舍,買雞的批發商更不允許,這讓很多批發商有意見了。

批發商蘭坤:買東西不看貨,你說怎么買。怕買回去后不好賣,還有一個怕貨不好。

批發商易國全:因為我們到農村原來收購,都是現場看到,看到好我才抓,不好我就不要,我沒看到雞,我也不敢給你下訂單。

為此,胡軍專門建立了一個展示區,拿一些雞展示給批發商看,胡軍還給了一個承諾,在價格上保證不讓他們虧錢。批發商這才放了心,簽訂了購銷合同。

胡軍:必須讓他有利潤,你的產品才能出去,一定要讓利給批發商。我覺得舍得最好,(是)打開市場最好的鑰匙。

胡軍的做法贏得了批發商們的贊許,逐漸打開了市場。隨著知名度越來越大,找上門的批發商也越來越多。

批發商蘭坤:看這個腳掌,有繭子的,雞放養過的,如果腳掌非常干凈的,就證明這雞沒有放養過。這個雞就是活動量大,賣也好賣些。

批發商林澤東:很有名的在成都,在我們那個市場里面,那么買主,酒店那些,比較愿意接受。

不過,雖說批發生意跑了量,但價格不高,利潤低,所以胡軍一直都想擴展利潤更高的零售市場。這時,一個機會送上了門,讓胡軍在一件煩心事里發現了新商機,利潤也增長了三倍。

2015年初,胡軍的柴火雞體驗館的生意太火爆。由于很受食客們的歡迎,漸漸地,模仿的餐館也就多了,胡軍的生意變淡了很多。她叫王莎,在成都市附近開了一家農家樂,她在胡軍的體驗館吃過柴火雞之后,主動找到了胡軍。

農家樂老板王莎:這種柴火雞,比較有特色,因為我們這邊做燒雞的很多,競爭很激烈,我們以前都做的是燒雞,然后吃了這個以后,我就果斷地改了。

胡軍考慮既然無法阻止別人借鑒模仿,何不跟他們一起合作呢?胡軍借機提出可給王莎的農家樂供貨。王莎一聽還特高興,因為這也解決了她一直發愁的難題。

農家樂老板王莎:我以前用的是本地的土雞,但是那種都是農家散養的,很少。今天我賣完了,明天不一定買的著。這兒他這個規模比較大,隨時都有,要多少有多少。

胡軍給王莎供貨的價格,每斤17元,比批發價格貴三元左右,胡軍對這個利潤空間很滿意。之后,胡軍也積極擴展酒店和農家樂的市場。

胡軍:以前最早是90%的批發量,有10%左右是零售市場,我逐步逐步想把零售的份額加大,至少我把零售做到30%到40%。

批發保本,零售增加利潤,兩個策略配合,胡軍養殖場的出欄量和利潤都提升了。這時,胡軍引起了遠在60公里外,一個比較貧困村子的注意,他叫張洪興,是成都市黃龍溪鎮大河村的村支書,2015年6月,他找到了胡軍。

大河村村支書張洪興:我們村很多林地是空著的,老百姓沒有得到增收。就是想引進一個品種比較好的,對林下養殖,退耕還林發揮它的經濟。

大河村所在的黃龍溪古鎮是一個有名的景區,在景區附近也不能建工廠,聽說養殖胡軍的雞能賺錢,農戶們都很高興。胡軍也提出代養的方式,由公司提供雞苗,農戶把雞養大后,公司統一回收銷售。開始農戶們養雞的熱情很高,可是,第一批雞出欄后,農戶們就沒了興趣。

農戶鄧龍田:回收的過程價格比較低迷了,像我們喂一百只雞,一只雞幾塊錢,掙兩千塊,趕不上我打工,后頭我就沒有信心了。

農戶陳洪文:覺得個利潤可能沒有那么高,積極性有點影響。

農戶養殖的量少,胡軍是以批發價格保底回收,所以農戶們賺不到什么錢。那么,如何改變這種狀況呢?胡軍調查后發現大河村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,大河村所在的黃龍溪古鎮是距離成都最近的一個古鎮,人流量很大。既然如此,胡軍想為什么不把雞在黃龍溪鎮就地銷售呢?

胡軍:如果讓村民自己去賣,他相當于是零售商,然后又把我們的產品推銷出去了,把他們的利益最大化,他們有積極性,我們銷售的壓力輕松一點。

但是從黃龍溪古鎮景區到大河村也有一段距離,如何吸引城里的游客,愿意到鄉下來抓雞買雞呢?胡軍找到廚師共同商量,把雞做成了不同口味的幾個菜品。然后,在景區設置品嘗點,免費給游客品嘗。胡軍認為只要雞的味道能給游客們留下深刻印象,那游客就不會怕距離遠了。果不其然,每次品嘗會后,都有很多游客慕名而來,尋到農戶家抓雞買雞。

游客:反正這雞是這兒的特色,覺得好吃帶點特色回去讓大家嘗一下。

游客:它的野性比較強,不好抓。我們吃過一次,覺得挺好吃的,又過來買。

回頭客越來越多,逐漸的農家自養的雞成為了黃龍溪古鎮的特產之一。直接把雞賣給游客,利潤也很可觀,農戶們都賺到了錢。

養殖戶祝群先:現在是不愁銷路,這個比出去打工方便,自己在屋頭啥都做了,又把錢賺了。

養殖戶陳紅文:那樣賣的話一只雞能夠達到50元以上。每只雞的利潤如果達到50(元)以上那個心情極端的愉快,干勁更大了,批批都在養。

在大河村周圍,胡軍共帶動了400多戶農戶,一起養雞致富。下一步,胡軍還考慮針對旅游市場,開發熟食和休閑食品。

村支書張洪興:我們紅標雞全村3000多人,人均僅此一項僅這個項目增收五六百塊錢。

不僅如此,如今胡軍還通過精準扶貧的方式,在雅安,宜賓,巴中的5個貧困村帶動農戶養雞致富。2015年胡軍養雞年出欄80多萬只,年銷售額達到3000多萬元。

 

兩個月下來,胡軍的銷售依然沒多大進展。巨大的壓力之下,胡軍決定把雞全部宰殺,加工成熟食銷售。而這時胡軍發現自己可能找到了熟食雞市場的一個空白。他把整雞放進水里煮,只放姜片和鹽,一款清淡口味的雞就出爐了。

胡軍:在我們這里做麻辣味的、香辣味的、五香味的,遍地都是,我想做一個與眾不同的。我覺得現在人都很原生態,都喜歡吃清淡一點。

胡軍認為清淡口味的原味鹵雞,是個市場空白。可原味鹵雞一推出,就遭到了冷遇。在四川省人們習慣了麻辣口味,對于清淡口味的鹵雞并不感興趣。這樣一來,三噸的鹵雞積壓在倉庫里賣不掉,別人勸胡軍低價處理,胡軍卻不肯答應。

胡軍:送多了,我們也不好意思再送了,只能把它倒掉了。

記者:你低價賣了不行嗎?

 
    免責聲明:本網未注明“稿件來源:牧業網”的文、圖、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,因為互聯網信息具有海量的特點,如對原文轉載或者來源出處有誤,請致電0371-55228653進行更正。如轉載牧業網的稿件,請注明轉載“牧業網”。本網站資料僅供參考,若資料與原文有疑,請以原文為準。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
 
 
体彩黑龙江十一选五